移动版

ST银亿再收关注函:财务困局难解 营收数据现异常

发布时间:2020-02-22 20:43    来源媒体:和讯

重组波折丛生、业绩疲软的ST银亿(000981)(维权),因相关关联交易未依法公开披露,终于在1月15日收到了中国证监会甘肃监管局下发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和《行政处罚决定书》。

因“大手笔”计提商誉减值准备而收到深交所关注函的ST银亿,再度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ST银亿2019年业绩预告显示,2019年公司虽然转让多家子公司股权但仍然巨亏,预计录得亏损48.5亿元至59.5亿元,而预计计提的商誉减值准备高达35亿元至43亿元。

在大额商誉减值以外,记者核算ST银亿2019年财务数据发现,其2019年半年报和三季报的营收数据均存在一定的异常。

财务困局难解

实际上,ST银亿大股东银亿集团的债务危机在2018年初就已显露,但即使公司采取了转让资产、优化房地产板块资产结构和资产质量等一系列措施,也未能使公司经营状况好转。与此同时,ST银亿实控人熊续强非经营性占用公司大额关联资金的情况也引发监管层持续关注。

ST银亿曾在2018年年度报告中表示,2018年上半年以来,公司大股东银亿集团进入集中还款高峰期,因受国家去杠杆政策、质押新政以及股市下跌等大环境影响,导致部分贷款归还后未能续贷,从而在资金流动性方面出现了严重困难,由此ST银亿在融资方面也受到较大影响,公司出现债务逾期暂时未能清偿等困难。

《红周刊(博客,微博)》记者注意到,为缓解资金压力及改善经营数据,ST银亿全资子公司宁波银亿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银亿房产”)曾于2019年11月25日与辽宁共享碧桂园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辽宁碧桂园”)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将宁波银亿房产下属全资子公司沈阳银亿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50%股权转让给辽宁碧桂园,涉及到银亿万万城一期至五期南的已开发协作项目及五期北至十期的未开发合作项目等资产。

但ST银亿在1月31日发布的2019年业绩预告显示,公司预计2019年度亏损48.5亿元至59.5亿元,主要原因系ST银亿拟计提商誉减值准备35亿元至43亿元,并计提其他资产减值准备、逾期罚息及违约金等。

对此,深交所于ST银亿发布业绩预告的次日就对公司发关注函,要求ST银亿说明2018年和2019计提大额商誉减值准备的原因及合理性,并说明目前有息债务情况等4个问题。深交所要求ST银亿在2020年2月10日前进行说明材料报送并披露,2月11日,ST银亿公告称,因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影响,相关工作开展受阻,公司无法按要求在上述规定时间内完成回复。

除了商誉减值一事,近期ST银亿还收到监管层《行政处罚决定书》。根据相关司法解释,如果投资者于2018年4月4日至2019年4月29日期间买入ST银亿,并在2019年4月30日后卖出或仍持有并曾产生一定浮亏(无论是否解套)均可发起索赔,您只需将姓名、联系电话与交易记录(建议为Excel文件)发送到weiquan@hongzhoukan.com的邮箱,参与由《证券市场红周刊》“民间维权”栏目组织的索赔征集活动,以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广大投资者在获得赔偿前无需支付任何律师费用。

值得关注的是,除商誉减值之外,公司房地产项目开发减少也使得公司经营资金支撑不足。《红周刊》记者梳理ST银亿2019年前三个季度的财务数据发现,由于销售回款的减少,ST银亿前三个季度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同比下滑61.78%,相比半年报和一季报分别下滑43.16%和47.58%的数据更加惨淡。

在主营业务后续发展堪忧的同时,ST银亿债务压顶显得更是急迫。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ST银亿一年内到期的负债总额约为89.74亿元,而其账面现金余额仅为11.54亿元,现金短债覆盖比仅为12.86%。虽然ST银亿曾先后将其控股的宁波普利赛思电子有限公司以及熊续强持有的山西凯能矿业有限公司抵债,但也仅填补了3.11亿元的缺口。

营业收入数据存疑

《红周刊》记者梳理ST银亿财务数据发现,其经营业绩持续下滑的同时,营业收入等相关数据也存在一定的勾稽异常。ST银亿2019年半年报及三季报的含税营业收入均有一定金额没有相关现金流入和经营性债权的支持。

据ST银亿2019年年中业绩报告,公司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38.61亿元,其中汽车零部件收入约为23.81亿元,房产销售收入约为9.96亿元,物业管理收入约为2.88亿元,其他业务收入约为1.97亿元。由于ST银亿未分季度公布其营收构成情况,故根据其前两个季度的营收比例大体估算,其一季度实现汽车零部件收入约14.92亿元,房产销售收入约6.2亿元,物业管理收入约1.8亿元,其他业务收入约1.23亿元。

根据财政部、税务总局、海关总署公告2019年第39号文“从2019年4月1日起,纳税人发生增值税应税销售行为或者进口货物,原适用16%税率的,税率调整为13%;原适用10%税率的,税率调整为9%”之规定,整体核算后,ST银亿上半年含税营收大约为43.71亿元。

根据财务勾稽关系,上述含税营业收入在财务报表中将体现为同等规模的现金流量流入和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等经营性债权的增减。

2019年上半年,ST银亿合并现金流量表中的“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金额为37.60亿元。由于当期预收账款不属于当期营业收入相关的现金流入,故需要剔除这部分金额的影响。2019年上半年公司预收账款较2018年末减少了3.99亿元,扣除掉该部分后,与营业收入相关的现金流为41.59亿元,与含税营业收入43.71亿元相较差值约为2.12亿元。也就意味着ST银亿在2019年上半年有2.12亿元的营业收入,因为收到现金而须体现为经营性债权的增加。

ST银亿资产负债表显示,其2019年上半年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金额为10.50亿元,2018年末相同项目金额为14.53亿元,相较减少了4.03亿元。其中还须剔除坏账准备的影响,2019年上半年较2018年末坏账准备减少额为0.11亿元,扣除掉该部分影响后ST银亿2019年上半年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实际上较上期减少4.14亿元。相比之下,经营性债权实际减少4.14亿元,小于理论应增加额2.12亿元,差异金额约达6.26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房地产开发企业往往在商品房预售约二年后才实现房屋交付,并将交付商品房的预收账款结转为营业收入,故ST银亿2019年计入房地产开发收入的项目的实际销售日期可能早于2018年,故不受2018年及2019年两次税改的影响。若不考虑两次税改的税率变化,其商品房销售收入适用的增值税率应为11%,其营业收入的实际差异金额或将大于6.26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ST银亿与营业收入相关的财务数据存在勾稽异常,或许与公司2019年发生了较多股权转让事宜有关。《红周刊》记者注意到,ST银亿上半年出售的两项重大股权交易分别为与宁波金翔及恒大上海盛建置业之间的股权转让,两笔交易共产生5亿元的交易对价。如果上述金额在合并现金流量表中计入“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而在合并利润表中体现为净利润,则可能导致相关数据发生勾稽异常。不过,即使将上述交易金额计入“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中,ST银亿上半年的营收相关数据仍存在一定异常。

此外,《红周刊》记者进一步核算发现,ST银亿2019年三季度的营收数据也存在一定的勾稽异常。ST银亿2019年三季报显示,公司第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约52.36亿元,由于其未公布当期营业收入构成情况,故根据其主营业务(汽车零部件、房产销售、物业管理)增值税取中间值11%,大体核算其三季度含税营收约为58.12亿元。

ST银亿第三季度“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约为54.01亿元,剔除掉2.96亿元预收款项减少额的影响后,其与当期营业收入相关的现金流入约为56.97亿元,与含税营收相较差值约为1.15亿元,这部分金额理论上须体现为经营性债权的增加。而据ST银亿资产负债表,其当期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实际上减少了3.87亿元,此外还需剔除掉当期坏账准备的影响,不过ST银亿并未披露当期坏账准备的具体数据,故经营性债权实际增加额与理论应增加额1.15亿元相较差值约为5.02亿元,这或许需要公司给出合理解释。

(本文已刊发于2月22日的《红周刊》)

(本文已刊发于2月22日的《红周刊》)

(责任编辑:唐欣欣 HN060)

看全文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